CHEF 主廚

任全忠主廚的廚師生涯,從32歲開啟

32歲之前,他在地產業、廣告業優遊寬裕
32歲之後,這個眷村長大、從小愛吃、聲音宏亮的硬漢
毅然決然進入正統法式餐廳習藝,資歷歸零,從學徒當起

一日十數小時的工作,一月一萬多元的薪資
主廚比自己年紀還小,陽台搭張床便是入眠之處

這些於旁人重如泰山的苦,他嚐來甘之如飴
因為他的人生,施力點,已然聚焦

法式料理做工複雜,甜點、冷盤、熱廚
每個領域,他都由生疏到熟練,由熟練至獨當一面
然後歸零、輪調,在各名店歷練
十餘年專注磨一劍,然後憑一劍,往中國的大江大海闖蕩
協助大型集團在中國拓展餐飲新店
足跡遍布瀋陽、長春、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武漢
國寶級老師傅在爐台前的肅然背影

於此碰撞、轉換的各國各式菜餚體系
一步步鑽遍、一口口吃透的小吃門路
都化作他廚藝之路的養分

二十載倏然而過,這些一路走來,終歸明白了
百家菜系,萬變不離其宗,飲食,惟心而已
每個菜系背後都是故事,都有文化
每道佳餚裡頭都是心意,都有堅持
任主廚說:
「法式料理,基本的醬汁基底,操作時間就要兩到三天,要把所有食材的膠質與甜味釋放出來,其他雜質一律不要。」

任主廚說:
「法式料理的上菜方式,其實是從俄羅斯引進的。」

「中國的餐飲文化,每朝每代都有記錄,清朝的隨園食單,紅樓夢的菜單、肉燥飯甚至從周朝就有了。」

「慕斯是為了當時的宮廷婦女發明的,放在湯匙上,抿兩下就能入口,吃東西可以很優雅。」

這樣的飲食歷史,腦中彷彿有世界地圖與各國編年史的他,有太多太多

32歲後的人生,如同熬煮醬汁,雜質已然屏除餘下的,都是傾其所有專注提煉而出的精華有厚度的美味
來到安多尼歐,嚐上一口,你會懂的